TA:拉卡泽特面临的不仅只有进球荒

拉卡泽特自12月11日以来一直没有在运动战中取得进球,但这并不是阿森纳在中锋位置上面临的唯一的问题。

事实上,这位而立之年的前锋整个赛季在英超联赛中只取得4粒进球,且他在对方半场缺乏存在感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在最近接连输给水晶宫和布莱顿的比赛中体现的尤为突出。

阿尔特塔想要他的前锋后撤去串联球队,但这让他的9号位球员很容易被盯防并随之失去作用。

水晶宫主帅维埃拉透露了他们3-0力克枪手的秘诀。“给阿森纳的中后卫和边后卫不断施压,不让他们在我们的后防线间找到进攻球员,因为当后防线松动时,我们就会有麻烦。”

“任何时候,只要他们的后场出球试图找到进攻球员时,我们的四名后卫中总有一个人会上抢来施加压力,尤其针对拉卡泽特。”

在塞尔赫斯特公园的上半场,你可以看到这一点。当拉卡泽特落位到深处接本·怀特的球时,马克·格伊紧随其后。

扎哈和库亚特对法国前锋采取逼抢,并使他停球过大。拉卡泽特伸手要球,而且他只能把球往前捅,这正中杰弗里·施鲁普下怀。

由于拉卡泽特在防守的区域做出贡献以及无球跑动压迫的能力,已经使他在对方禁区缺乏威胁的情况部分变得可以容忍。

鉴于马丁内利和萨卡从两翼持续进攻和反击时的影响力,这一直是阿森纳重要的一环,而拉卡泽特在3月国际比赛日前的10场比赛中送出了7脚助攻。

拉卡泽特擅长领导队友以及在比赛中与球迷互动,这些无形的品质也促使他在奥巴梅扬离队之后戴上了阿森纳的队长袖标。

然而,他本就匮乏的影响力正在逐周减少。和水晶宫一样,布莱顿在中场布下天罗地网,迫使拉卡泽特跑动范围扩大,在这些区域他的进攻参与度变得更加有限。

甚至是在阿森纳整体发挥出色时,拉卡泽特在比赛中的某些短板也让球队受到影响。他无法后撤很深去串联球队,也没有能力保持足够的速度突入禁区就体现了这一点。

在新年伊始对阵曼城的上半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场比赛中马丁内利和萨卡在这段时间的表现可圈可点。

比赛第八分钟时的这一幕——拉卡泽特接球时几乎与厄德高平行——显示了这位前锋的挣扎。

厄德高向前推进并将球传给萨卡,而马丁内利在左边衔枚疾走——拉卡泽特则在三人身后。

当萨卡带球突入禁区时,他的选择非常有限。马丁内利和厄德高紧随其后,但曼城的后卫和中场已经封堵了所有的线路。而当罗德里最终解围萨卡的传球时,拉卡泽特已经不知所踪。

随着比赛的进行,拉卡泽特持球回撤的更深,很少在前场施压,这种趋势贯穿了整个赛季。

在2019年7月对阵里昂的比赛中,他上场仅仅13分钟就因脚踝伤势离开赛场,等到他重返赛场已经是8月中旬。他在复出后的第二次首发中取得进球,而对手正是死敌热刺,但由于脚踝伤势加重,他被埃梅里换下——这一换人决定也招致酋长球场球迷们的嘘声。

拉卡泽特又错过了五周的比赛,与前一年球迷评选的赛季最佳球员的自己相比,重返赛场的拉卡泽特似乎少了很多爆发力。

这次伤愈复出恰逢2019年12月至2020年2月之间的9场不胜,但阿森纳需要他时,他在这些进攻区域的缺席对球队的负面影响变得更加明显。

随之而来的多米诺骨牌效应是,当拉卡泽特深入禁区时,他的动作并不能像应有的那么自然。

在客场对阵阿斯顿维拉的比赛中,当扎卡在禁区外找到拉卡泽特时阿森纳连续控球达到了71秒。他吸引了两名防守球员的注意力,他让厄德高在右边的空间准备传球,但后者选择了直接打门。

在对阵狼队的比赛中,他背身接球,萨卡和厄德高在他的身后支援,两者都在要球。

本赛季,拉卡泽特平均90分钟只有两次射门。这让你不禁去思考如果他不常获得机会,当机会真正出现时会导致处理问题过于复杂。这些数据是由于阿尔特塔要求他扮演的角色,正如他自己带领球队时的局限性一样,但它们说明了阿尔特塔执教以来阿森纳面临的最突出的问题之一。

拉卡泽特和奥巴梅扬在前锋类型的方面是截然相反的,一个想通过无球跑动利用对方防线的身后空间,另一个则更加喜欢自然地串联球队。球队的目标一直是在两者之间找到一个契合点,但奥巴梅扬的离开——尽管对双方来说都是一个必然的决定——让阿森纳束手无策。

仅凭一名整个赛季只取得两粒运动战进球并且在比赛中存在感极低的前锋来挑战欧冠资格无异于痴人说梦。

与一月份的冬窗类似,阿森纳已经没有时间来展示他们的雄心。在一月份没能招兵买马,正如未能在最后八场联赛中取得内部解决方案一样,可能最终会反噬球队。

帮助球队提早回到欧冠的大好机会曾经摆在面前,在国际比赛日之前,阿森纳状态很好。所以现在无论是寻求一个替代者还是在他身边增加个前锋,阿尔特塔需要在此时采取措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